奔騰思潮》不學翁曉玲爲民撐腰 難道學林昶佐鞠躬哈腰?(鄭胤宏)

奔騰思潮》不學翁曉玲爲民撐腰 難道學林昶佐鞠躬哈腰?(鄭胤宏)

若林同学不让睡

立委翁曉玲稱立委質詢是上對下,引發閣揆陳建仁動怒,引發討論。(合成圖/示意圖/資料照、姚志平攝)

在大陆撑不下去!日本百货天王将关上海店 仅剩天津1间

中國時報3月21日報導NCC連吞第16敗,因「鳳凰雲案」聲請再審駁回。這令人想起國民黨立委翁曉玲於11日猛批NCC主委陳耀祥任內「建樹」:暴力下架中天、護航鏡新聞臺、抄襲業務報告、華視上架五十二臺、放水三立入股中嘉……這位新科立委使民進黨如鯁在喉、芒刺在背,只好羣起攻之,例如批評翁曉玲堅稱「質詢是上對下」乃「毀憲亂政」。殊不知現爲民進黨籍的林昶佐任立委時,反過來創造立委對行政官員「下對上」的噁心場景,值得筆者喚醒大衆記憶。

天庭临时拆迁员 小说

疫情時,民進黨立委範雲介入,力推華航機組員隔離天數改爲「3+11」,成爲疫情破口,衛福部卻說萬華纔是破口。時任中正、萬華的立委林昶佐,不但沒爲萬華說話,還反對公開「3+11」會議記錄,更在陳時中至環南市場說明時,在車門旁迎接護送,鞠躬哈腰。最後林昶佐被環南市場自治會會長轟走,被封爲對政務官鞠躬哈腰的立委,淪爲全國笑柄。果然林昶佐這種「下對上立委」,獲准總統賴清德力保,推薦加入民進黨,說不定還是未來閣員。

爲民撐腰的立委翁曉玲則不然,他深知作爲民意代表不能像林昶佐自貶身價,淪爲行政院立法局科員。所以她在質詢時就事論事,要求備詢的行政院長就其問題如實回答。陳建仁身爲堂堂行政院長、中研院院士,還是天主教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,理應雍容大度,有禮有節回答每個問題。但他卻沒風度地搞對抗,在備詢時不僅反質詢(「請問哪一個法律有寫看守政府?」),還嗆立委質詢是「浪費時間」。

翁曉玲身爲憲法學者,引用憲法增修條文第三條「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」,講出「質詢是上對下」的概念,其實就是要提醒陳建仁(以及所有備詢的官員):質詢是「立委問,官員答」的一個問責程序,所以問題當然由立委來設定,回答範圍也由質詢者來劃定。備詢者不能拒答,不能反問,不該嗆聲對抗。

重回末世当大佬

這就好像律師、檢察官在法庭詰問證人,證人若無正當理由,不能拒絕回答,也不能問東答西,更不能在法庭上亂嗆。爲什麼?因爲「詰問」的程序,就是由詰問者主導,以發現真實或揭露證詞瑕疵的。證人與律師,當然是平等關係,無所謂「上下」;但在「詰問」這個程序進行時,證人就有義務誠實、合作回答律師提出的問題,甚至包括許多讓證人難堪的問題,這就是限於詰問範圍內的「上下」關係。

可是後來的網軍與民進黨政治人物,都把單純的「質詢」扯到「立法院凌駕行政院」,請問翁委員有這樣說嗎?人家說A你們扯B,搞了半天根本還是要幫政府官員護航,不給問就是不給問,顧左右而言他,和林昶佐異曲同工。

當備詢官員都這樣亂嗆、瞎扯,質詢還能發揮什麼效果?行政院還能向立法院負責嗎?蘇貞昌建立起「院長嗆立委」、「行政不給立法問」的惡例,以往看來溫柔敦厚的天主教徒陳院長,居然好的不學學壞的,展現出末世的「不能自約、性情兇暴、不愛良善」(提摩太後書3:3)特質,這是怎麼回事?翁曉玲委員拿出憲法,把質詢關係拉回憲法設定的正常由立委主導的問答模式,有何不對?看看後來幾天,連民進黨立委都受不了陳建仁等官員的憊懶,開口咒罵,這些網軍怎麼不跟上攻擊呢?

异世界玩家用HP1 进行最强最快的迷宫攻略

群益也推發行價「10元月配息ETF」! 有收益平準金…4月22日開始募集

若是行政院長如蔣經國、孫運璇、張善政政績卓着、受人愛戴,自然會取得朝野立委對等尊重;若是蠹政害民、羞辱立委,則立委爲人民「上對下」質詢,便是揭露公義,大快人心。試觀民進黨游錫堃、柯建銘、吳思瑤之流猛攻翁曉玲,想必都是想要藉此壓制恐嚇立委質詢火力,細心呵護行政院。看來,都是以林昶佐爲立委榜樣!

五一勞動節全國放假?陳建仁:兩周宣布

(作者爲中華兒童及青年協會理事長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民生银行济南分行营业部开展人民币反假知识宣传进社区活动